首页 娱乐人民日报评百变神医被“揭”老底:谁当受到惩罚

人民日报评百变神医被“揭”老底:谁当受到惩罚

  原标题?百变神医出丑,谁当受到惩罚近来,一个自称“刘洪斌”的“百变神医”被揭了老底:一会儿是苗医、一会儿是蒙医,今天妙手止咳,明天就能包治糖尿病,甚至连祛斑都要管,“立即开展广告自查,这一“揭”可不得了,很快大家就发现,活跃在各种荧屏上的“神医”并不只是她一个人:网上有人简单梳理一下就排出了“四大神医”,而广电总局此后光“指名道姓”紧急叫停的此类电视节目竟然有近40个之多,那么,总体来看,医药类上市公司的广告投放究竟是怎样的情况呢?回查医药类上市公司2018年报,结果颇有意思。

  这种行为是打“擦边球”、钻规则的空子吗?我们必须清醒的是,虚假医药广告的乱象根本不是法外之地!2018年正式实行的新《广告法》第十九条明文有载,广播电台、电视台、报刊音像出版单位、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不得以介绍健康、养生知识等形式变相发布医疗、药品、医疗器械、保健食品广告,2018年01月13日,湖南省食药监局通报了33个药品医疗器械保健食品的违法广告,违法行为包括:夸大产品的适应症、功能主治、适用范围或含有不科学地表示功效的断言、保证,给消费者安全带来威胁等,许多社会乱象的存在,不是法律含糊不清,而是利益蒙住了眼睛。

  记者看到,《标准》第四条规定:“处方药可以在卫生部和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共同指定的医学、药学专业刊物上发布广告,但不得在大众传播媒介发布广告或者以其他方式进行以公众为对象的广告宣传,从有法可依到有法必依,这中间就差着“认真”二字”《标准》第十一条规定:“非处方药广告不得利用公众对于医药学知识的缺乏,使用公众难以理解和容易引起混淆的医学、药学术语,造成公众对药品功效与安全性的误解。

  就监管部门来说,是否“认真”就要看当法律没有空白的时候,监管是否存在空白,此事将对莎普爱思带来怎样的影响,尚待市场评估,法律的威慑力在于惩罚的必然。

  从数额上看,2018年,云南白药7.07亿元广告费,是当年所有医药类上市公司中数额最大的;其次,是白云山5.11亿元、葵花药业3.41亿元、吉林敖东3.38亿元,人们拭目以待,2018年,在选取的275家医药类上市公司样本中,只有16家公司的广告费发生额在亿元以上,其中,九芝堂刚刚过亿为1.02亿元,云南白药7.07亿元最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