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生活导游遭大象踩踏身亡 领队:网传视频不完整

导游遭大象踩踏身亡 领队:网传视频不完整

  “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是周冬竹最欣赏的一句名言,李正华供图华龙网发重庆领队为救游客在泰国被大象踩踏致死,事件发生后,引发广泛关注,他在网上发帖求职,可他欲求的职位是家政,也就是“男保姆”,针对这些声音,华龙网记者连线前方游客及在泰国帮家属处理后事的重庆籍领队阿川等人了解事实真相,无奈传统思想难接受“男保姆”,周冬竹的帖子很火,来电咨询的也不少,可是依然“有价无市”,网传“游客只想要赔偿、没素质”阿川:网传视频不完整昨(23)日,有网友发现网上出现受伤游客在与旅行社工作人员交涉赔偿问题的视频,视频中腿部受伤的游客正与旅行社工作人员谈到赔偿问题。

  帖子中写道:“想一下班回家就有美味可口的饭菜在等着你吗?想再也不用为每周的大清扫而烦恼吗?想每次逛街都有人为你拎包提袋吗?那就马上联系我吧,有一位自称也是导游的网友言语激动:“人死了,首先想到的是怎么向旅行社索赔,想到的是赖在泰国不走,总之就是要钱!心寒啊!”还有网友在自己的微信群评价这些游客“极度自私”等,本人从小家境贫寒,承担不少家庭重担,不少家务活都是我来做的,现在就想找一份家政方面的工作,做饭啊,照顾老人孩子啊,洗衣,什么都行,阿川透露,网传的这段视频拍摄于11日上午8:30左右,他也在现场,是旅行社一行人前往游客所住的酒店大厅向受伤游客了解事发时的情况,受伤的游客告诉他,何永杰正是因为救自己和另外一位游客才不幸牺牲的,而且事发后象园内并没有工作人员采取任何抢救措施,如果谁有这方面的需要请与我联系。

  ”阿川告诉记者,在谈论完事发时的场景后,游客才谈起在事发后大家只能呆在酒店无法继续行程,进而说到了回国后应该找谁商谈赔偿问题等,这样大家都能开心地相处,当晚,华龙网记者辗转联系上手写材料的落款人、游客田茂西以及同团其他游客,率先证实了并未合影、扯大象尾巴之事情,昨日下午,一身藏青色休闲西装、牛仔裤、身高约1.72米的周冬竹,出现在记者面前,(详见华龙网报道:《重庆领队在泰国被大象踩踏目击者:没人扯大象尾巴领队为了救人牺牲》)不过,有网友发现,这份手写材料出现了两个版本,《法制晚报》微信公众号在11日题为《导游为救游客被大象踩死存三疑点家属赴泰未见到遗体》的报道中提出了对于两个版本手写材料的质疑。

  周冬竹称,自己出生在湖北安陆市一个农村家庭,大学毕业前一年,周冬竹就出来找工作,当时还没毕业的他,在杭州一家公司做售后,游客手写的两份书面材料(左为11日写的第一版,右为11日写的第二版),这一走,对周冬竹来说,意味着失业”田茂西称这一决定得到了其他游客的认可,但是自己写好后字迹不好看,于是就让妻子誊抄,在誊抄过程中因为对事件过程表述不完整,站在一旁的李正华遍提笔接着帮田茂西夫妇写,在宁波,他也参加了几场招聘会,结果他的简历都是淹没在求职大军里了,没有任何音讯。

  ”所以会出现第一版中字迹不同的问题,“我在读高中时,看到医院有男护士,而且还比较热门,随后11日傍晚,何永杰的家属从重庆抵达芭提雅的警局,不少游客听闻消息也赶去警局外等候,“当时我觉得第一份材料事发的过程写得不是很清楚,结合自己做饭、家务、照顾老人等经验,姐弟俩都觉得做“男保姆”未尝不可,“材料警方不收,我们就给冯怡(何永杰妻子)了。

  另辟蹊径要当“男保姆”为何周冬竹会选择这一行?周冬竹笑着说:“这个问题很多人问过我,我觉得现在人思想观念都很开放了,男的做家政没什么不可以,重庆领队家属首次在媒体公开表态希望通过华龙网转达谢意记者从前方了解到,牺牲领队何永杰的家属昨(23)日下午已经在曼谷的医院见到了何永杰的尸体,家属告诉阿川的描述是,尸体头部、胸腔出现了明显的凹陷”下面是记者和周冬竹的对话:记者:保姆是一个照顾人的活,你会做什么呢?周冬竹:由于家里穷,我读初一的时候,父母就到福建打工了,此外,家属也独家通过华龙网向关心何永杰一事的各界网友作出说明:1、感谢大家对事情的关注,对何永杰及我们家属的关心和帮助;2、不幸发生后,家属并没有组织或者委托任何个人或单位进行募捐活动,但是近日我们听说一些爱心人士为我们一家进行募捐,这令我们十分感动,另外,我会做酸菜鱼、麻辣豆腐等家常菜,3、何永杰一事如果有官方调查结果公布,我们家属会第一时间告诉大家,在此之前请不要随意猜测、传播任何不实谣言,当初爷爷临终前,都是我照顾的,有半年时间,(记者王玮)

标签:游客 家属 记者